难忘1979年的高考 难忘航埠中学的那些老师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南京晓庄学院信息门户_福建中医药大学教务处_南林教务网温州医科
阅读模式

标题:难忘1979年的高考 难忘航埠中学的那些老师

2019年高考在即,我不禁想起40年前的1979年高考,想起那时的航埠中学和那些老师,直到现在,他们业务精湛、爱岗敬业、爱生如子、无私奉献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

改变人生命运的一次转学

1979年高考,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三次考试。那年我高中毕业,有幸参加了考试。

我于1977年7月初中毕业,经过中考和政审,被录取到华墅农业中学(华墅乡初中前身)就读高一。当时高中学制2年,转眼就到1979年2月,高中最后一个学期开学了。航埠中学1977年、1978年连续两年高考成绩喜人,为了进一步提高高考质量,决定从航埠区所辖的航埠、河东、沟溪、华墅、姜家山等几所公社高中选拔几位学生,到航埠中学就读。就考数学、物理、化学三科,我有幸入围。3月初,我离开华墅农业中学,到航埠中学。这是改变我人生命运的一次转学,我在航埠中学读了3个多月,拿到航埠中学的高中毕业文凭,在航埠中学参加1979年的高考。

考场里放了很多冰块

化学试卷特别难

1979年,这一年,饱经难的中国迎来30岁生日,而立”之年的中国,因为改革开放而精神抖擞。这一年开始,高考的日期定于7月7日至9日举行,一直实施到2002年。这一年,全国共有468.5万人报考,录取28.4万,录取比例是6.06%。考大学太难了,大学生是“天之骄子”啊!

1979年的高考,航埠中学是高考考点,我参加了理科的考试,考试科目是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英语6门。7月的航埠,骄阳似火,酷暑难当。那年的高考,天气太热了,考场里放了好多冰块,还是很热很热,考试过程中,汗水都要掉到试卷上,我们要用毛巾不断地擦汗。

第一场考试是语文,当试卷发到后,我马上把试卷翻到最后,先看作文题。这年的高考作文题型,恐怕是恢复高考以来的唯一一次。要求考生细读《第二次考试》这篇文章,把它改写成一篇“陈伊玲的故事”。《第二次考试》说的是陈伊玲参加音乐考试,初试时的成绩十分优异,而复试时却使人大失所望。声乐专家苏林教授通过深入调查,原来,复试前一天,陈伊玲帮助邻居救火、安置灾民,忙得整夜没睡,影响了嗓子。苏林教授当即决定录取她。现在看来,这种作文其实不难写,但当时水平有限、考试时挺紧张的,稀里糊涂的写了近800字,作文分数不高。

1979年高考,化学试卷是特别地难,后面的两道大题都蒙住了,根本无从下手。至今记得我的化学高考成绩是39分,是5科中分数最低的。考试结束后,大家都是一片哀叹,垂头丧气的。

因为我高一、高二是在华墅农业中学就读的,学校没有开英语课,1979年3月到航埠中学后,英语完全是零基础,其他同学学了快两年了,所以英语就完全放弃,英语课都不上了。外语成绩只作参考,不计入总分,所以考英语时,就做几个选择题,abcd瞎蒙,最后蒙到几分也不清楚。巧的是,我当时的班主任是衢州市大名鼎鼎的英语名师徐人望。哎,我没有福分接受英语名师的教育、享受英语名师的风采啊,这应该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

难忘航埠中学的那些老师

1979年,航埠中学高二毕业班有6个班。77年高一招生是4个班,78年8月从衢江中学分流过来2个班,所以高二变成6个班。3月份我被安排在高二(1)班,是理科快班,班里有50多人。4月份高考报名时,有一些人报考高中中专,离开了高二(1)班,班里留下报考大学的28人,我留下了。那年高考,我们班方明灏、徐卫翔、叶剑勇3人上线,我的高考成绩在28人中名列第6,没有上线,在意料之中。那时高中两年应届毕业生考上大学,真的是太难太难了,绝对是凤毛麟角。

当时学校校长、支部书记是章荫木,副校长严德佩(物理),教导主任方从文(数学),教导副主任唐宏景(物理)。我们高二(1)班的任课老师是:语文黄乐川(浦江人),数学陈德辉(福建人)、英语徐人望(龙游人)、物理陈少勤(江山人)、化学官居清(山东人)、政治陈美梅(松阳人)、体育黄克忠(金华人),班主任是徐人望。7位老师共同的特点是业务精湛、爱岗敬业、爱生如子、无私奉献。当时恢复高考了,他们有用武之地了,身上有用不完的劲。他们对教育事业的奉献,就像小河奉献给大海、阳光奉献给大地那样的无私、那样的无怨无悔、那样的一往情深。他们一个个都是“精、气、神”十足,精力充沛、气势旺盛、神采飞扬,都在衢县名望很高。

那时,恢复高考才两年,高中教材的内容比较浅,复习书也不多,不适应高考的需要。各位老师都不辞辛劳,研究高考,编印资料,用钢板刻蜡纸,给我们发油印的复习资料,练习、考试、讲解。那时老师的教、学生的学,积极性都非常高,经常是加班加点、挑灯夜战。

黄乐川老师,当时刚刚50岁,一头白发,有点显老。黄老师一口浓重的浦江口音,上课时,天文地理古典文学名人典故传统文化侃侃而谈,他对文言文教学非常非常精通,许多古文都烂熟于心、倒背如流,书法绘画也有很高的造诣。他后来调到衢州一中任教,至退休,2007年3月27日病逝。他在天堂安息已经12年了,我们永远怀念他。

陈德辉老师,个子矮小,但上课的力量惊人。刚开始听他上课,福建音太浓了,云里雾里不知道听什么。到后来,是越听越喜欢,他的逻辑思维非常严密,数学课上得超好,他在黑板上画圆一气呵成,和圆规画的一模一样的,听他的课是一种享受。陈老师后来调到衢州三中任教,至退休。

徐人望老师,一头乌黑的卷发,很帅气,那个时候就觉得他像外国人。嘿,是正宗的英语老师。他英语课上得很纯正,是个翻译家。可惜我到高二(1)班时,英语是零基础,听不懂,英语课放弃了,没有福分在课堂上去享受他的风采。他后来调到衢州教师进修学校(浙师大衢州进修部)任教,在衢州职业技术学院退休。

陈少勤老师,面目和善,是个慈善的长者。他上物理课娓娓道来,条理清晰,思维严密,力学、电学、光学、热学,物理概念、公式、规律,烂熟于心,信手拈来,很喜欢听他的物理课。他课后关心学生,对学生是循循善诱、诲人不倦。所以我喜欢物理,物理成绩比较好,后来考大学就选择了物理专业。他后来调到衢州三中任教,至退休。

官居清老师,山东人,个子高高,为人平和,学识渊博。分子、原子,无机化学、有机化学,被他讲得头头是道,元素周期表他能倒背如流,他的化学课精彩不断。记得他的钢板刻蜡纸,字很有特色,和其他老师不一样。他后来调到花园中学,至退休。他在天堂已经安息好长好长时间了,永远怀念他。

陈美梅老师,唯一的女教师,正如其名,像美丽的梅花,美丽端庄。她的政治课把理论知识和社会实际紧密结合,把枯燥的政治知识讲得生动有趣,喜欢听她的政治课。她上课时很威严,学生都有点怕她,她课后视生如子,对学生很关爱。她的儿子和我们是同学,叫王俊。她后来调到龙游学校任教,至退休。

黄克忠老师,是航埠中学个子最高的老师,不知道他是不是篮球运动员。他是我叔叔在航埠中学读初中时的老师,第一次认识他,是我叔叔带去的。我到航埠中学,离高考也就100天左右的时间,虽然复习非常紧张,但体育课还是照常上的,他要求很严格。他带运动队参加浙江省、金华地区比赛,成绩非常优秀。他后来调到衢州二中任教,至退休。

觉得还有一位老师必须要提,他就是朱子善老师。1979年上半年,我们读高二时,他任教复习班的政治。1979年9月至1980年7月,他是我们理科复习班的班主任、政治老师。他兢兢业业对待每堂课,他在讲台上挥洒热情,感染学生,听他的课真是一种享受。朱老师热爱学生,尊重学生的人格、个性和自尊心,他把无私的爱奉献给学生,我们全班同学都非常敬重他。朱老师博大宏伟的知识结构、严谨踏实的工作作风、爱满天下的宽大胸怀,我永远铭刻在心。他于1980年8月离开航埠中学,到衢县文教局教研室担任主任。一年后,到衢州一中任校长,1990年离休,2009年9月7日病逝。他在天堂已经安息10年了,我永远怀念他。

这几位是1979年教过我的老师,还有好多没有教过的老师,他们都非常非常优秀,航中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来。1991年8月,我有幸到航埠中学任校长,我们继续传承着航中精神。

40年过去,弹指一挥间。1979年的高考、1979年航埠中学的那些老师,至今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我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说,但篇幅已经够长的了,最后我说一句话:感谢1979年高考,感谢航埠中学,感谢航埠中学的那些老师。

来源:衢州日报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