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体育单招灰色利益链 湖南师大体院敛财调查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南京晓庄学院信息门户_福建中医药大学教务处_南林教务网温州医科
阅读模式 体育单招,是一种针对高水平运动员单独组织的独立于高考外的招生考试,设有运动训练和民族传统体育两个专业。考试一般由文化和体育两部分组成,其中文化部分由国家体育总局统一命题,体育部分则由各高校自行组织考试,录取分数线由各体育学院或体育学院所在的高校单独划线,单独录取。被录取的学生与参加普通高考并被录取的学生待遇相同。   按照教育部的规定,参加体育单招的考生必须持有国家二级及以上运动员证书。   但记者调查发现,湖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以下简称“湖南师大体院”)近日进行的运动训练专业单招中,该院在知情的情况下,让相当一部分没有二级运动员证书的考生获得了考试资格。并且,这些学生大都来自一个名义上由长沙亚奥体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奥公司”)举办,实际由该院体育教师授课的运动训练专业考前培训班,该院院长李艳翎曾为该公司的股东,李艳翎的岳父曾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据知情人透露,这种没有国家二级运动员证的培训班学生可以参加考试的违规招生现象已存在多年,而且交钱上培训班的考生有可能在考试录取中获得特殊照顾。   湖南省一位高校教师称:“体育单招原本是国家照顾高水平运动员的一项好政策,但现在却成为一些学院敛财的手段。”    自办考生培训班收入逾千万   记者在湖南师大体院网站上查询到一份发布于2008年8月25日的《关于运动训练专业培训通知》。该文件称:“为了提高参加2009年运动训练专业考试考生的运动技术水平和文化成绩,提高生源质量。我公司决定举办运动训练专业考生培训班。”培训班的报名地点是“湖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办公楼一楼行政办公室”,招生对象为“2009年毕业的应届高中生和往届高中生”,报名时需要持“二级以上运动员等级证书或二级武士证书(含二级运动员等级证书)”。   虽然在该院网站上并未查阅到2009年举办运动训练专业考生培训班的通知,但知情人向记者透露,该院2009年继续举办了培训班,9月开学时约有150人参加。   2009年11月,中国青年报记者以为自己的亲属报名参加培训班的名义到湖南师大体院进行暗访。在该院办公楼一楼的行政办公室,一位名叫谢强的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虽然早已过了报名日期,但谢强告诉记者:“现在就可以报名,交完钱后直接安排住宿并参加训练。”   当记者询问上培训班需要交多少钱时,谢强坦言:“一年下来要花不少钱,大概要1万多块钱。”据谢强介绍,培训班收取的费用是上学期6100元,下学期4000元,包括住宿费在内。   当记者提出缴费报名时,谢强却称培训班缴费既不接收现金,也不能用银行卡转账,需要先到该院指定的一家位于麓山南路上的农业银行用报名者的身份证开一个储蓄账户,然后以“定活两便”存入6100元钱,再将银行开具的存单交到行政办公室即可。“培训班历来都是这样收钱的。”谢强说。   该院运动训练专业大四学生李辽(化名)称其2006年来培训班报名时也是到麓山南路上中南大学附近的一个农业银行将学费存为“定活两便”的存单,然后将存单交给行政办公室,“只有培训班是这样缴费的,上了大学后我们的学费都是直接从工行卡里直接扣除。”   记者来到李辽所说的那个农业银行网点,称要向体育学院的培训班缴费,该网点的工作人员就直接抽出一份存款凭条,并熟练地在“业务种类”中的“定活”项空格打勾,在“存款金额”中填上“6100”后再交给记者填写剩余的内容。该工作人员称:“这几年体院培训班的学生都是在这里缴费的,所以非常熟悉该怎么填,填多少钱。”   记者在3名培训班学生交予院方的存单的复印件上看到,缴费金额均为6100元,存款种类均为“定活两便”,存单上盖有“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沙工大分理处”的业务专用章。   据了解,“定活两便”是一种事先不约定存期,一次性存入,一次性支取的灵活储蓄方式。一般银行会建议储户设置密码的,取钱时应该携带本人的身份证或者凭密码支取。但该网点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设有密码,但体育学院照样可以从存单上划账,“他们与农行有委托协议,是合作关系”。   一位纪检监察部门的人士分析,湖南师大体院采取收取学生存单的缴费方式并不是非常高明,但一般人却发现不了问题。他认为,如果直接收取现金而不开具收据,很多学生家长可能很难接受,直接接受转账又容易调查出账户的情况,将学生的存单收取后,体院可能不会非常急地把钱取出来,而是先观望一段时间,若有人举报,体院就会称只是帮学生暂管钱财,如果感觉风头过去了,才会全部取出来。   一位参加了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的培训班,主修乒乓球方向的学生告诉记者,把存单交到行政办公室后,学院就会安排住宿、培训,但并不开具任何收费的证明。李辽也称,当时也未收到学院的收费凭据。此前,谢强也告诉记者:“存单交过来就行了,没有收据。”   2010年5月9日,该培训班中一位来自湖南临湘的学生对记者说:“一个学期下来要花不少钱,我只来了一个多月就交了5000多元。”   据调查了解,湖南师大体院开办运动训练专业培训班已有七八年时间,参照2009年150人的规模,按每年学费8000元计算,此项收费就达上千万元。    那么巨额资金流向何方了呢?   办培训班的公司对外称是体院办的,工商注册却是私人公司   记者发现,在湖南师大体院网站上发布《关于运动训练专业培训通知》的单位是“湖南奥都俱乐部”,通知中明确写着“我公司决定举办运动训练专业考生培训班”。   但谢强却告诉记者:“培训班已经办了七八年了,是学院在办。至于公司具体是怎么回事儿就不太清楚了。”   湖南师大体院网站在介绍“副教授魏彬”时,有这样一段文字:“现任湖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球类党支部书记,湖南师大体育学院亚奥体育科技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这让外界有“亚奥公司”是湖南师大体院下属公司的印象。但记者在工商部门查询到的该公司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的企业性质为私营。   2010年5月6日,记者从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查询到的该公司注册登记资料显示,亚奥公司2003年1月22日在长沙市工商局登记成立。企业的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私营)”,公司登记的住所是“长沙市岳麓区麓山乡天马村科技园创业大厦第四层F5068号”,当时的法定代表人是“蔡言诗”,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体育运动的研究及技术服务;体育运动的培训。”   知情人东进(化名)向记者透露,亚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蔡言诗已年过七旬,是湖南师大体院的退休教师,其女婿是湖南师大体院院长李艳翎。   工商注册登记资料还显示,亚奥公司注册资金为50万元。股东情况为,李艳翎40万元,赵贵宝6万元,黎明华4万元。可见,李艳翎时为亚奥公司的最大股东。   记者从湖南师大体院网站的教师介绍栏目中获悉,赵贵宝为体院原副院长,黎明华是体院教师。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05年12月28日,亚奥公司从长沙市工商局销户迁出,并重新在长沙市工商局岳麓分局注册成立。记者注意到,从2009年5月至今,亚奥公司法定代表人变动频繁。2009年5月6日,企业法定代表人从蔡言诗变成了李艳翎;2009年8月27日,又变回蔡言诗;2010年3月11日又变成了吴银堂。   虽然法定代表人变动频繁,但企业类型、公司住所、注册资金和经营范围都没有变化,目前的股东为吴银堂、黎明华、旷金坚和杨玲。   据记者调查核实,上述四位股东均为湖南师大体院的退休教师,其中杨玲正是2009级运动训练专业培训班的辅导员。    “小金库”现象严重,但上报名单中却没有该单位   东进告诉记者,湖南师大体院作为湖南省普通高校招生体育术科的考点,每年湖南全省有1万多名考生在这里参加体育专业考试。而亚奥公司主要开发经营的产品正是用于“三项折回跑”等体育考试项目的电子仪器,近年体育考试使用的仪器大都由亚奥公司提供,而且收取考生不菲的使用仪器费用。比如,参加体育高考的考生每使用一次“三项折返跑”的仪器训练,就要收取10元的费用,而每年在湖南师大体院参加体育高考的考生都在1万人以上。   2009年11月21日,记者在湖南师大体院的训练场地看到,在训练场的门口有一块“师大体院亚奥健身俱乐部”的牌子,而门内侧挂着“湖南省2009年普通高校招生体育术科的考点”的牌子。   训练场地内,一些要参加2010年体育高考的学生正在进行训练。一群来自湖南省沅江四中的学生告诉记者,由于2010年的体育高考就在这片训练场地举行,他们就提前到这里适应场地,“我们来这里训练一个星期,包括场地训练费和食宿,每人需要交1500块钱,但食宿非常差,交完钱后每人会领到一张强化班训练证。”一名潘姓学生说。   记者拿到的5份临醴四中学生的训练证显示,训练证的全名为“奥都公司2009年度第19期强化班训练证”,证上还加盖了“湖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的公章。   一名知情人透露,湖南省治理“小金库”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2009年曾发现湖南师大体院“小金库”现象严重,金额高达千万元。“体育学院以办培训班等各种名义收取的钱财并没有进入湖南师大的"大账",大部分都留在学院内部,甚至个别人的手中,是一个典型的"小金库"。”   “李艳翎身为湖南师大体院院长,属于正处级的领导干部,入股企业并以体育学院的名义为自己的企业牟取利益的行为明显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教育厅的纪检部门应进行严格监管。”一位来自纪检系统的知情人对记者说。   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在相关部门编制并上报的清理整顿“小金库”报告中并没有把湖南师大体院这个典型的小金库写进去,甚至没有点名。   2010年5月9日下午,记者拨通湖南师大体院院长李艳翎的电话,李艳翎一开始称其在长沙,但当记者提出就运动训练专业的招生问题进行采访时,李艳翎又称自己正在从福州回长沙的车上,晚上才能到达,随后又说:“我拒绝接受采访。” (记者 田国垒) (来源:中国青年报)

猜你喜欢